养老资讯网-养老信息-养老分享online-info.cn

如何实现老有所依?痛点在于破解养老困局

作者:优秀工作者 | 来源: | 2021-01-16 10:21 | 点击:

文章内容声明:


  据相关调查预测,2050年中国老年人将达到4.8亿人的峰值,占总人口的34.9%,对比全球人口,全世界每4位老人中将有1位生活在中国。如何让银发群体在身体不再健硕、心智不再健全时体面地安度晚年是整个社会急需思考的问题。

  2020年广州市政协“有事好商量”民生实事协商平台第六期关注重点是基层养老。记者在走访调研中发现,养老院经营困局、涉老专业人才缺乏、养老观念落后等问题依然是影响基层养老发展的重要因素,若要真正实现老有所依、老有所乐必须从多方面、多视角共同打破养老困境。

 

  疫情加多方压力,民办养老机构遇“寒冬”

  尽管养老已被列入民生工程,政府已经出台相关政策以扶持基层养老单位的发展,但如今日益激增的多元化、个性化养老需求仍为基层养老工作带来不小的挑战。据广州市民政局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广州市老龄化率为18.40%,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数量为175.51万人,而2020年广州共计217家养老机构仅能为社会提供养老服务总床位6.8万张。

  近日记者走访了位于海珠区的普惠型松鹤养老院,看见院中老人们三两成群共享温馨舒适的冬日午后时光,或在花园里晒太阳,或在宽敞明亮的休息区与家人分享生活趣事,或在老年大学中享受音乐与艺术的滋润,或约上三五好友在棋牌上“厮杀”一场,生活好不快哉!

  记者了解到,与老人们轻松温馨的生活氛围不同,养老院在运营管理上面临多重挑战。即便政府在用地、运营资助补贴等方面持续助力民营养老院的可持续发展,但面对用工压力、租金成本、耗材支出等多方面的压力,松鹤养老院总经理劳伟敏直言机构的成本与收入上升不成正比。

  而疫情的冲击对部分新兴民营养老院更是一场冲击,养老院入住率至少要保证50%左右,机构才有盈利空间。对于行业整体高达近50%的养老机构空床率,劳伟敏认为目前养老市场供需不匹配,缺乏兼备护理专业性与生活便利性的机构,而供给在速度与质量上有待平衡。

  如今松鹤养老院入住800余老人,护工人数130余人。对于老生常谈的招工难问题,松鹤养老院主任蔡海燕坦言,由于专业护理人员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社会认同低、从业风险高等原因,机构长期处于不满编的状况,而从业人员大多是初中文凭及以下学历的50-55岁女性。对于行业始终难以迎来年轻“新血液”的加入,蔡海燕直言:“护理是非常需要家人支持的职位,就算年轻人愿意来,他们的父母也不愿意他们来。”

  从事涉老行业长达11年的松鹤养老院一线护理人员黄合计坦言,过去她一直无法向朋友坦诚自己从医院护士到养老院护理人员的转变,“大家都觉得护理人员是低端、肮脏的工作”。随着政府逐步重视、社会重新审视涉老行业,护理人员的地位与待遇相较以往已改善不少,“不仅是待遇好了,人们也逐渐开始尊重和理解涉老护理人员这份工作”。

 

  需求与认可差异大,专业人员供需见鸿沟

  据《2018中国民政统计年鉴》显示,我国鉴定合格的专业养老护理员仅有4万余人,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截至2018年年底,卫健委统计显示我国已有4400万的失能、半失能老年人。若按国际上失能老人与护理员31的配置标准推算,我国至少需要1400万名护理员。

  除了养老专业护理人员供需之间存在巨大鸿沟外,养老护理员整体受教育程度偏低、年龄结构偏大、专业水平较低更成为人们普遍的认知。而相关涉老专业生源不足、后继无人等同样是导致养老专业护理人员供需结构失衡的重要原因之一。

  记者走访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后发现,不同于人们传统认知中“涉老行业没有发展未来”的偏见与迷思,涉老专业实际上是融合沟通、护理学、管理学、心理学、营养学等多领域的综合型专业。

  “我们不仅是培养照护师,我们更要培养能应对各类实际考验而灵活变通的从业人员。”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旅游健康产业系教学主任董韵捷介绍道。但由于学生实习期间无法独立上岗、机构信任度不足、磨合时间有限、实习补贴少等多方面因素,机构需求与学校培养间存在一定的错位,常使学生在实操实践中遭遇困境,导致相关对口专业“对不上口”、年轻护理员转化率低的情况。

  对于涉老专业招生情况,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旅游健康产业系主任李娉婷直言“不容乐观”,虽然该校健康服务与管理专业有80%学生都是主动自愿报考的,但每年仅能招收45人左右,今年新增的康复保健专业更是只有15名学生。“即便社会对养老院专业护理人员需求大,工作强度大、工资不理想、师资引入困难、学生和家长对专业认可度低等原因导致相关专业招生不易。”李娉婷回答道。

  如何破除社会对涉老专业的偏见与迷思?就读涉老专业的曾同学坚定自己的选择:“不支持我们读这个专业,很大部分的原因是人们没有真正深入了解这个行业,涉老行业是有着无限可能的新兴行业。”

 

  失衡与困境并存,传统养老迷思仍待破除

  除了以养老院为代表的机构养老外,养老还分为居家养老与社区养老,居家养老指传统“养儿防老”,由子女、配偶或亲属为老人提供经济支持、生活支持和精神慰藉;社区养老指以家庭为核心、以社区为依托,侧重上门服务和社区日托。

  据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我国居家养老模式占比过高,三种养老模式呈现出明显发展不平衡的态势:居家养老占96%,社区与机构养老仅占1%3%。广州将基层养老目标设置为90%居家养老、6%社区养老与4%机构养老,而如今居家养老比例同样远大于目标值。

  广东省居家养老服务协会秘书长欧阳智鸿认为解决养老问题需要三种养老方式的相互依靠,但根本途径仍在于居家养老,“以居家为基础,以社区为依托,以机构为补充”。破除传统迷思需要政府加大对居家养老的投资,提高社会对其关注度,以信息化与大数据手段赋能居家养老,实现远程监控与后台监督,结合医养结合理念与适老化改造。

  对于失能、失智群体的机构养老刚性需求,养老院两极分化严重、高低两端发展不平衡现象同样是造成“高不成、低不就”养老困局的重要原因——价格低廉,服务质量难保证;高档质优,工薪阶层难问津。“在老人与家人生活需求上缺乏考虑,仅注重增加养老机构数量无法破除养老困局。”欧阳智鸿说道。

                                                                                                                                                                                       

上一篇:我国老龄服务事业和产业进入快速发展期 |  下一篇: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健全养老服务综合监管制度促进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意见》
编辑:优秀工作者 责任编辑:Au Yeung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最新推荐
养老资讯

养老信息

居家养老

旅居养老

国际养老

养老政策

产业观察

养老地产

养老保险

养老公益

养老机构

敬老院

老年公寓

护理院

福利院

养老社区

养老院

居家养老

照料中心

声明: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文字、图片、视频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本站,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

Copyright © 2017-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5004059号-3 公网安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