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老人花钱租老婆孩子陪吃饭,老龄社会共享家庭的兴起

快讯
2019
07/29
04:42
文章来源
评论

  两年前,日本人西田的老婆去世了。22岁的女儿跟他吵架,离家出走,再也不联系。每天回到家,西田对着空荡荡的房子,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60岁出头的西田是典型的日本中产阶级。平时穿着西装打领带,文质彬彬。他在一家大型的制造厂担任销售。太太去世后,他还是坚持每天去上班,下班后跟同事去酒吧,跟酒吧里的女郎喝酒。回到家,却依然要面对无尽孤独和空虚。

  西田这时记起来自己在电视上看到的一则广告。一家叫“浪漫家庭”(Family Romance)的公司专门为寂寞的客人出租家庭成员。西田打电话去,给家自己订了一个老婆和女儿。服务内容是她俩要陪自己吃饭。

640?wx_fmt=png

  日本“浪漫家庭”公司广告

  第一次他们约在一家咖啡馆见面。租来的老婆看上去就是普通的家庭妇女,“女儿”大概20多岁,打扮比较时尚。她们俩遵守西田的指示,模仿真女儿的方式、语调跟他开玩笑、互动聊天。

  这次的租赁总费用:

  互相熟悉后,西田希望与这对母女有更多的互动。他把房门钥匙给了这对出租母女。一天下班回到家,发现家里的灯已经亮了,饭已经煮好了,她的“老婆”对他热情地说:欢迎回家。

  寂寞的西田突然感受到了久违的家庭温暖。

  这对出租母女从此成了西田家里的常客——当然他得先存一段时间钱,才能邀请她们来一次。

  日本人是一个内向的民族,不喜欢沟通,重视别人对自己的看法。随着家庭规模缩小, 很多老年人感受到孤独的袭来。这些原因都促成了“共享家庭”生意模式的发生。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目前,日本是全球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65岁以上人口比例达到了27%,排名世界第一,而意大利23%、德国21%位居第二和第三名。

640?wx_fmt=jpeg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

  另外,根据联合国人口与社会署人口数据显示,到2050年,日本60岁以上人口比例将增加至42.5%,到2100年减少至40.9%,然而80岁以上的老人人口比例将从15.1%上升至18.5%。

640?wx_fmt=jpeg

  2019年5月20日,日本政府召开的未来投资会议上,决定再次延长退休年龄到70岁。这只是应对老龄化危机的措施之一,日本政府还酝酿重新定义老人、开放移民等政策,但每一项新政都面临着广泛的争议。

  人类历史上,整个工业文明的发展都离不开人口红利。明治维新以来的多数时光里,日本都是一个相当“年轻”的国家。即使在上世纪中叶,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仍不足500万人,所占总人口的比重也不过5%。

  随着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医疗技术进步以及社会福利事业的完善,日本人口的平均寿命大幅度提高。1970年,日本正式迈入联合国界定的老龄化社会,老龄化速度明显快于美、英、法等国家。

  日本迎来“长寿之国”美誉,首当其冲的却是社会福利系统。

  上世纪60年代,日本政府制定养老金制度时,是以平均75岁寿命设计。2018年7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2017年度平均寿命,男性平均寿命为81.7岁,女性则为87.66岁。这意味着,比六十多年前养老金的最初设计多出9岁。

  这是沉重的财政负担。2018年度国家财政预算执行计划显示,全年度国家预算总额为95万亿日元,但用于养老和医保等社保领域支出为32万亿日元,已经占到国家预算总额的三分之一。

  “老年人活得越久,政府的医保负担就越重……希望(他们)能够快一点死。”2013年1月,新上任的内阁副总理麻生太郎一句抱怨之语惹下麻烦,引发在野党等多方抗议。

  老龄化社会最突出的特征之一是劳动力减少,而后者是最核心的社会生产要素。2018年5月,日本空缺岗位率达到44年来的最高水平,每100名工人要面对160个职位。

  坏消息不断。同年1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日本人口老龄化问题发出警告:在今后40年里,日本的经济体量将因老龄化缩水四分之一。

  随着老年贫穷的加剧,日本的老年自杀率和犯罪率则扶摇直上。1997年,65岁以上老人的犯罪率为5%。二十多年后,这一数字跃升到20%。

  正如美国作家欧·亨利在小说《警察与赞美诗》中所建构的情节,不少老人宁愿选择铁窗度日。不久前,69岁的高田敏夫刚刚刑满释放。

  “在监狱期间,社会养老金照发还可以攒点钱。”高田敏夫对新闻媒体抱怨说,因为贫穷无法养活自己,所以故意犯法蹲监狱,这样就可以得到“免费生活”。

  偷窃是日本老人最主要的犯罪种类,通常所偷盗的食品不足3000日元(约折合人民币185元)。高田老人已不是初犯,他首次进监狱时62岁。当时,他故意偷盗了一辆自行车,再大摇大摆地骑到警察局自首。最近的这一次,他试图持刀抢劫一名女性,又成功在监狱里住了几年。

  高田老人被关押在东京附近的府中市监狱。它更像一座养老院,大约三分之一的犯人在60岁以上。为迎接这些老年罪犯们的到来,监狱方还在走廊、监舍等处安装有扶手,还专门改造了适合老年人的洗手间,甚至还开设有老年罪犯课程。

  “真正的生活是在监狱以外,监狱外面才有幸福。即使这样,有些犯人还是觉得监狱生活更好,许多人重返监狱。”该监狱负责人之一矢泽正次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说。

  “监狱养老”折射出日本老年社会的深层悲情。一名在东京工作的澳大利亚人口统计学家纽曼认为,“老人不想成为孩子的负担,但仅靠国家养老金又没法生存,所以唯一不连累孩子的办法就是进监狱。”

  社会悲情逐渐蔓延开来,不少年轻人对工作、婚育的愿望正在消弭,一些社会学者认为日本已进入“低欲望社会”。这鲜明地反映在社会意识形态领域,《老后不安不况》《无缘社会》《女性贫困》《格差社会》《下流社会》《老后破产》等备受欢迎。

  《老后破产》是日本NHK电视台摄制的一部纪录片。它讲述69岁的河口先生的晚年生活。年轻时,河口先生开居酒屋、宠物店,是一名年收入一度超过1000万日元的精英。晚年时,河口先生成为破产大军的一员。

  老后破产成为日本人的新恐惧。面临着正在老去的经济与社会,延长退休年龄是日本政府和社会所尝试的重要应对措施之一。

  大概五年前,日本将可领取养老金的年龄从60周岁延长到65周岁。2019年5月19日,日本政府在即将推出“新经济成长战略”中决定再次延长退休年龄到70岁。

  作为“新经济成长战略”的配套措施,日本政府还要帮助职工到其它企业再就业,将自由职业者转为合同制,支持中老年人创业,企业向退职人员创办的社会组织提供资金支援等。同时,还鼓励兼职和开办副业。

  面临劳动力短缺问题者,不只是各类企业,日本的防务部门也陷入人力资源危机。日本当局决定实施“重用老兵”政策,要求士兵延长服役年龄,并召回已退休的军人。

  2019年5月20日,日本海上自卫队宣布延长退休年龄至53岁到57岁,尽管这在日本各个政府机关里中仍属偏低,但对世界各国防务部门来说则偏高。

  这并非最新的创举。早在2001年,日本自卫队就开始实施“重新雇佣制度”,但只是让返聘的老兵担任文员以及无需消耗太多体力的后勤岗位。仅2017年,日本海上自卫队就重新雇用951名退休兵,他们的薪资也只有普通士兵的六至八成。

  2018年以来,为完成冲绳周围海域的警戒工作,尤其监视朝鲜船只的海上活动,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任务繁重。据《读卖新闻》透露,日本防务部门还计划让返聘老兵维护大型添油船的运转,甚至让他们登上护卫舰担负近海防卫任务。

  “维持稳定的人力资源,是日本安保关切的吃紧课题。仅靠回聘老兵也非长远之策,必须从多方面去解决。”日本《读卖新闻》5月20日的文章也指出,“很多年轻人对从军并无兴趣。”

  为鼓励更多的老年人重返劳动岗位,日本政府提出“重新定义老年”:

  2018年4月,日本神奈川县大和市长大木哲宣布,“不再把七十多岁的人称为老人”。他希望以此释放更积极的信号:延长市民健康寿命,提高终身工作意识。当前,大和市拥有2.6万70岁以上的老人,这占全市总人口的11.2%。

  重新定义老年也已是世界潮流,英国有四分之一的退休人士已重返工作岗位;韩国、泰国、越南等也酝酿改革养老金制度,尤其纷纷去除鼓励提前退休的优惠政策。

  “人们需要改变对五十多岁、六十多岁和七十多岁人的态度,认识到延长的不是老年,而是中年。”英国专栏作家和记者卡米拉·卡文迪什(Camilla Cavendish)女士在作品《不退休:10条献给老龄化社会的建议》中也呼吁,“要全面刷新老年人的观念。”

THE END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养老信息网的观点和立场。

相关热点

2019年5月27日,中国人寿旗下的国寿嘉园有限公司已于起正式更名为国寿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健投”)。
快讯
日前,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指出,努力打造百姓身边健身组织和“15分钟健身圈”。
快讯
鲁南张庄有一位独居老人郭林氏,彼时已经86岁了。
快讯
两年前,日本人西田的老婆去世了。22岁的女儿跟他吵架,离家出走,再也不联系。每天回到家,西田对着空荡荡的房子,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快讯
中国4亿中老年人群的精神理念、生活方式、消费行为正在发生全面升级,消费潜力快速释放,消费热点不断涌现,创新模式层出不穷,给中国消费品市场乃至整个社会经济都带来巨大机会。
快讯

相关推荐

3